搜索中:
  您现在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伟人的平凡事件——读《邓小平的南昌岁月》


· [置顶] 在文字的丛林里相遇——我社举办安谅新作明人日记系列发布和文化交流会
· [置顶] 在学习中强初心,在工作中见成效——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 [置顶] 勤奋铸就奇迹,阅读放飞梦想 ——我社青年编辑童子乐走进涌泉中学开讲啦!
· [置顶] 活动 | 文学质感与历史温度的双重表达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两书一刊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2019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
· [置顶] 《乾嘉诗学研究》入选国家出版基金办2018年绩效考评优秀项目
· [置顶] 韩国国学资料院社长郑九馨一行走访我社开展版贸交流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中国现代美学思潮史》《百年海外华文文学研究》2种图书入选2019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 [置顶] 《2018年中国诗歌排行榜》首发式暨朗读会在京首发——热气腾腾,众诗人新年谈诗
· [置顶] 历史与传奇的交汇 ——作家程维走进校园
· [置顶] 我社编辑携《朱自清讲文学》走进湖口中学
· [置顶] 陶瓷的秘语和体温——“诗意的下午茶”之六:郑云云作品书友会
· [置顶] 我社童子乐同志荣获第二届江西省编辑学会“十佳编辑”荣誉称号
· [置顶] 从幻想期到逻辑期的深阅读与写作能力激发——“魔法语文”导师叶开南昌行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在东南亚书展上成功输出“木兰无长兄”系列图书泰语版权


伟人的平凡事件——读《邓小平的南昌岁月》
发布时间:2015/12/30 11:32:01 点击:3367 字体大小:【

                                          文/李澜
 
  熙宁九年(1076),北宋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文学家王安石因变法失败,被迫辞相,退居江宁(今江苏南京)。在隐居的这段日子里,他作了一首《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政治才能卓越,却因主张改革而遭排挤,仕途坎坷,两度罢相。他这首诗看似歌咏梅花,实则寄托自己高洁的志向和不屈的精神。
 
   无独有偶,八百多年后的1969年,我国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在“文革”中被打倒,谪居南昌长达三年。这三年里,这位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也像前辈王安石一样,没有在厄境中消沉。他一面抱着对人们群众的热情,对社会主义的信心,积极劳动;一面怀着对家人的爱意和温情,关爱家人,呵护子女。今年是邓小平同志111周年诞辰,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江西作家蒋泽先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邓小平的南昌岁月》(以下简称《南昌岁月》),作为伟人诞辰的献礼。
 
  《南昌岁月》是一部以邓小平下放南昌新建县这段时期为主要描写内容的纪实文学作品。邓小平是时代伟人,写他的作品可谓汗牛充栋。相比于其他的作品,这部作品主要有两大 特色:
   第一个特色是选题特别,以他人较少涉及的邓小平在南昌这一段时期为着笔点。邓小平在南昌的日子,是一段特殊的岁月:此时的他和家人居住在“将军楼”,受人监视,没有人生自由;他和妻子每天到南昌新建县的拖拉机修配厂做工,回到家还要劈材烧火种菜。谪居南昌的邓小平褪去了领导人的光环,此时的他,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工人、一个关心子女的慈父、一个体谅工友的长辈、一个心胸豁达的老者。
 
  在工友眼中,他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他在工厂里干着最普通的活;但是他又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在厄境中依然心忧天下,关心着中华民族的命运。邓小平下放江西之时,已经是六十五岁的老人了,可是此时的他却和年轻人一样积极劳动。他严于律己,从不迟到早退;他工作认真,锉的螺丝个个合格;他关心工人生活,实际是在做调查百姓生活的工作;他关注国家形势的变化,当知道林彪倒台的消息之后,立马给毛主席写信请求复出。可以说从这个时期开始,一直到去世,邓小平的整个晚年都是一首“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的壮美赞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经对邓小平说:“我知道中国有人比你更年轻,但我不知道,在中国还有人比你更有活力。”
 
  邓小平的这种年轻的心态有两个来源:一是对中国人民深切的爱。邓小平曾说:“只要执政党开展的一切工作都以人民同不同意、人民赞不赞成、人民拥不拥护、人民支不支持为衡量标准”。二是对社会主义坚定的信心。俄罗斯汉学家杰柳辛评价邓小平时就说:“邓小平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为社会主义中国而奋斗的事业,他不仅对自己国家的社会主义未来没有丧失信心,而且对全世界的社会主义未来也没有丧失信心。无论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还是苏联共产主义的失败,都没有破坏他的这种信念。”
 
  第二个特色是定位特殊。作者在“悦读前启”中说:“本书阅读对象是:中国百姓。”这个定位就将《南昌岁月》与那些大部头的、严肃的传记文学区别开来,这是一本通俗易懂的写给普通百姓看的书。
 
  《南昌岁月》的语言以短句为主,叙述生动流畅、描写细致入微,营造出一种“不在场的在场”,给读者呈现出一个有血有肉的邓小平。邓小平的一生波澜壮阔,可作者呈现给我们的南昌三年却是平静宁和的。当时的政治气氛压抑,紧张,可是邓小平却宠辱不惊,泰然处之。
   因为要写给百姓看,所以这本书的视角也很独特,从小事入手,以小见大。这些小事大多来源于他的家庭和工作,其中最打动人的是他对子女的关爱。邓小平虽然生活艰难,但他给子女以尽其所能的关爱,操心大女儿的“人生大事”,担心儿子的身体问题,为了给子女筹备探亲的路费,省吃俭用,甚至吃馊掉的饭菜,“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这些与他的赫赫战功和治国伟略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就是这一件件普通的小事,折射出一代伟人如山的品格和如海的深情。作者在“悦读前启”中写道:“有时,不起眼的琐事,不足道的絮语一样能彰显人间真情,回归历史真实。”这是一本描写伟人的深情之书,也是一本由絮语和小事组成的书。这些小事就像贝壳,而絮语就像丝线,作者则是一个拾贝壳的人。他在邓小平人生的沙滩上,挑拣出这一个个小贝壳,用丝线将它们串连起来,做成风铃——这本《南昌岁月》就是那串风铃。
 
  据邓榕(邓小平的小女儿)回忆,将军楼门前有四棵桂花树,桂花颜色金黄,香气悠远,数里之外皆可闻之。我国宋代女诗人李清照曾经深情地赞美过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桂花多么像小平同志的写照,小平同志外表朴实无华,但他智慧、坚忍、豁达的形象却深深烙在了亿万中国人的心里,我们永远怀念他。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奇达科技网络有限公司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