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中:
  您现在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手中之竹”的精神密度——读《刘荒田散文精选》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教育图书中心总经理公开招聘
· [置顶] 爱与责任同行,真情温暖人心——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走进江西省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
· [置顶] 以青春的名义歌颂——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参加“喜迎党的十九大诵经典”朗诵比赛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温莎堡的黄玫瑰》新书分享会璀璨绽放豫章城
· [置顶] 【作家专访】重塑中华民族的生存史和心灵史——长篇小说《客家人》作者朱秀海访谈
· [置顶] 儿童文学畅销书作家黄鑫《恐龙德克之龙立方》首场签售会人气爆棚
· [置顶] 【动态】全国文艺出版精英汇南昌聚发展合力——中国出版协会“文工委”2017工作年会在南昌召开
· [置顶] 集团公司领导莅临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调研指导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召开2016年度总结大会暨2017年度工作部署会议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两种图书入选2017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在第26届古巴哈瓦那国际书展实现图书输出15种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在第25届台北书展上成功输出6种图书版权
· [置顶] 《中华读书报》:由生存“红海”向发展“蓝海”跨越——访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姚雪雪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旗下《微型小说选刊》荣晋“2016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TOP100强”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荣获“江西省版权示范单位”称号


“手中之竹”的精神密度——读《刘荒田散文精选》
发布时间:2015/12/30 11:20:54 点击:1481 字体大小:【

                                     文/杨传珍
 
  收到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新近推出的《刘荒田散文精选》,还以为是作者从已经出版的29本散文集中选出来的篇章,看了目录,才知道多是2010年之后的新作。所谓“精选”,其实是多数新作加上若干主题相近的旧作。
  刘荒田以诗人身份在世界华文文坛亮相,20年前转入散文、随笔、小品写作。这期间,他的创作数量惊人,品质服人,最近几年,每年都有两三本新作问世。读他的作品,随笔如行云流水,平实中见寄托;小品若玉盘珍珠,智慧与美感互映。他的散文,没有固定章法,有的铺陈扬厉,错彩镂金,有史传散文的浑厚;有的信笔写来,略加点染,在写意中彰显 审美理想。但是,有一点是始终统一的,那就是:他笔下的人物,几乎没有达官贵人,涉及到重量级的文艺耆宿,也是没有官位的“纯家”。尽管如此,刘荒田的散文世界,却弥漫着文气浩荡的人间烟火,走进去,能够感受到大洋两岸的历史演进气流,充满着人情冷暖的互动。
  这就神奇了!为什么那一个个小人物、一区区市井生活场面,为散文家充当审美载体的同时,能够体现出大千世界的脉动?
  这要从刘荒田的经历、追求与人生态度寻找答案。
  刘荒田于新中国成立之初生于广东省台山,那是中国有名的侨乡。从小学到中学一路走来,读到高中成为“老三届”,然后成为“知情”。期间,偷偷地读了当时能够寻到的文学名著。1980年,携妻带子,移民美国旧金山。一个没有“高知”名衔的中国移民,当然进入不了美国的“上层社会”,只能以蓝领角色养家糊口。因为心中埋有文学种籽,在劳动间隙看到的所有“眼中之竹”,都经过早年阅读的吸附与发酵,成为“胸中之竹”。而他又是一只“候鸟”,不时飞越重洋,到故乡省亲访旧,在接纳熟悉地气的同时,用“假洋鬼子”的目光重新审视故土。当年无意中保留的“胸中之竹”,与在美国大陆上储存的“胸中之竹”交织,再与既陌生又熟悉的故乡“眼中之竹”比照,使大洋两岸的生存状态集合成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这就使得“准作家”的刘荒田,拥有了世界性视野和世界性胸怀。按捺不住的创作冲动、鲜活而有质感的人物与事件、继续阅读而生成的审美理想及文学修养,推出了刘荒田这个世界华文作家。
  在文学这个大家庭里,作为“老大”的小说,所表现的内容其实是作家的虚构,诗歌的核心是抒情,戏剧表现冲突。这三种文体,都表现精彩生活,弘扬美善,但不须顾及物理意义的“真”。散文,尽管排名稍后,却必须真善美兼顾。虚构作品,可以写从未谋面的大人物,而表现当下生活的散文作品,就不能随意虚构大人物的言行。更重要的,某些与大人物形影不离、且有“书写任务”的人,却没有如实表现大人物真实言行的自由。那些酬世文章,不过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不敢真,也不能真。某些自不量力的作家或记者,要挑战这一难题,也只能捕捉到大人物黑色与红色的光环。
  刘荒田对小人物的了解,是设身处地的,也是在“眼中”与“胸中”来回穿行后成型的。而他的文学理想,并不是为写作而写作,而是要记下各色人等的生活与情感状态,为这个转型时代留下精神切片。因此,他所选取的“着力点”,既是“这一个”的精彩与真实,也是大人物所主导的世界走向的刻痕。
  《刘荒田散文精选》分为异国篇《云无心以出岫》和故土篇《抚孤松而盘桓》两辑,共收录作者36篇散文。这些散文浑然天成,每一篇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用心而不刻意,倾情而不经营,作品与作者的主客体之间有机融合,创作主体不戴任何面具。拜读热辣辣的新作,与部分老友般的旧篇对照,思考刘荒田的创作轨迹,我隐约感到,是文学创作塑造了作家的文化人格,文化人格又在作品中充分现身,以致他的创作表现出如此的率性与率真。这是敏锐的艺术感觉把五彩缤纷的世界万象摄入,令其在最纯净的心田成长,生出艺术生命,裹挟着人生百态信息,散发真善美的花粉,在太平洋两岸的文坛播散。
  五四新文学运动的“摧枯拉朽”,使得文言文退出书写主流的同时,也退出当代作家的阅读主流。伴随着西方文学理论的引入,古今文体的界定标准也出现错位。为了“与时俱进”,传统小说和诗歌成为文学人不愿摄取的营养。然而,白话文废止前的中国文学,毕竟是作家的精神家园,是生存场和“集体无意识”,也是灵魂根基所在。在“国学热”升温的今天,对于传统,生吞活剥者有之,不屑一顾者有之,望而生畏者有之,能够成功吸收和变通继承者,寥若晨星。刘荒田是作家,也是读书人,他的阅读,没有受机械文学理论的遮蔽,他把传统散文艺术的营养及创作手法,内化于创作主体之中,素材纳入他的“心中领地”之际,同时生成了形式,也生成了主题、格调、声音。
  古人为文,念念不忘“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在这样的文学理念熏陶下,作家们不仅在行文上“趋文拒野”,选材上也是如此,这就舍弃了一些丰富的生活营养,走向自恋与矫情。散文大师王鼎钧提出“取法乎下下,而得乎上上”的策略,意思是摄取最下层的生活营养,能够升腾为有力度的散文上品。刘荒田接受了王鼎钧的策略,实践着取法于“野”的生活,滋养“文”的创作,并在成功的转化中,平衡了“拒野”和“嗜野”的关系,走出了一条散文家的创作新路。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奇达科技网络有限公司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