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中:
  您现在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幻化历史,谜样小说


· [置顶] 金秋百花迎硕果——百花洲文艺出版社闪耀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
· [置顶] 纪念’98抗洪胜利20周年座谈会暨 《九八·九江》首发式在杭州举行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3种图书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增补项目
· [置顶] 【活动】2018深圳书博会活动——《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燃爆深圳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寻找生命的感动》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
· [置顶] 关注生活,让文学走得更远——“诗意的下午茶”之四:朱法元作品书友会
· [置顶] 鲁奖作家贺捷生将军新作落户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建军大业》入选2017年度“十大赣版好书”
· [置顶] 以“三味”品《金瓶梅》——诗意的“下午茶”之三:陈东有作品书友会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巴黎地下铁》(中荷双语版)获“首届江西省版权输出奖”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中国近代小说大系》丛书再版工程启动
· [置顶] 聆听文化故事,树立民族自信——旅美作家张立珩昌九两地举办文学讲座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申报三种图书全部入选2018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实现大满贯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客家人》荣获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江西省优秀文艺作品奖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教育图书中心总经理公开招聘


幻化历史,谜样小说
发布时间:2015/8/7 16:11:31 点击:2680 字体大小:【

——评陆源“大师系列”三部曲(《幻影》《画谜》《魔碑》)
游灵通
 
    作者陆源的写作无疑是天才型的。
    年仅22岁的她,迄今已创作30余部长篇侦探小说,令人叹服。“大师系列”三部曲(《幻影》《画谜》《魔碑》,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57月出版)是她的最新作品。可以想见她的写作状态,大概是脑袋转得飞快,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犹如弹奏钢琴般。或舒缓或激昂,或轻松或紧张,或欢快或忧愁。从指尖与按键碰撞的火花中,闪现,耀眼夺目。节奏锵然。令人两眼放光,心为之怦然,嘴上直呼精彩。
    这样的速度与产量之下,还能保持作品的不失水准,称为奇迹也毫不为过。这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在比较繁忙的课业之余,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不快,作者把写作当成一种解脱和放松的方式;同时她也是在创造一个全新的幻想的奇异世界。脱离于现实,琳琅,璀璨。满足自己冒险和探索的无穷欲望。作者自带的这种快感因子,仿佛幻化成了一个个小精灵,扑闪、跳跃、腾挪于字里行间,给读者带来无限的乐趣。
    由于对侦探小说的热烈爱好,作者阅读了大量的相关书籍。对于历史知识的了解,以及,对于侦探小说的熟稔,让她的写作如行云流水,酣畅,而又淋漓。
    作者的写作似乎是自动的,发自本能,真实率性。不加伪饰、隐蔽和故弄玄虚。我们能真切地感受到,她传达出来的乐与忧,她对于自己创造的斑斓世界的陶然享受。
    这些无不能在读者的心中泛起涟漪,激起波澜,丝丝入扣,绵绵不绝。
    阅读陆源的侦探小说,我们不能孤立地读,必须把它放在世界侦探小说的汪洋大海中,加以透视、凝视。无疑,她的小说是这大海中溅起的一朵小小的浪花,但它能折射出大海的广阔和深邃,光芒和力量。在古老而伟大的《圣经》之中,“两个母亲的故事”已经初具侦探小说的雏形。后萌芽于法国大文豪伏尔泰的《查第格》。被誉为“侦探小说之父”的爱伦·坡通过《莫格街谋杀案》《玛丽·罗杰疑案》《金甲虫》等,确立侦探小说的各种模式,宣告了它的真正诞生。爱伦·坡不仅以扑朔迷离、惊心动魄的罪案引人入胜,更以缜密的推理、出人意外的机智令人折服。侦探小说到柯南·道尔爵士又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高峰。柯南将科学演绎的方法引入,抽丝剥茧,条分缕析,最终破解案件谜团。及至阿加莎·克里斯蒂,则在迷惑人的诡计方面登峰造极,无人能及。现今日本的东野圭吾已开始专注于对罪犯的心理和动机的剖析,犯罪动机成为唯一的悬念,将人性中深沉的黑暗,如深渊般,展露在读者面前,让人不寒而栗,倒吸冷气。
    可以说陆源的小说,从不同侧面,展现了侦探小说的诸多亮点。长期浸淫其中,让她汲取了精华,吸收了灵气。无论是在逻辑的推理、谜案的设计、悬念的布置,还是在心理的分析上,她都得心应手。
    她的侦探小说又是不同的。三位主角都是青少年。可归于《名侦探柯南》和《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为代表的少年侦探小说这一类型。他们的背景和经历各不相同。除绝对主角、神探托瑞以外,剩下的一个是曾经做过街头混混和扒手的海莉;一个是中国的游民,保镖雷蒙。他们俩一个活泼可爱,一个冷硬古板。个性冲突层出不穷,笑料百出,意趣横生。既有青春的热血,又有少年的好奇。既充满奇思妙想,又纯真无邪。
    三部小说分别以三个城市作为主要背景。一个是伦敦,一个是伊斯坦布尔,一个是上海。可以说是陆源的“三城记”。城市是历史的活化石和见证者。它的建筑,它的街道,它的每一粒尘埃,它的每一个遗迹,古老而残缺。让人对于曾经在此发生的人和事充满遐想。禁不住用丰富的想象去猜测、涂抹和填补。历史风云变幻,潮起潮落。城市仿佛是一个舞台,各种精彩的历史故事轮番上演,又黯然落幕。消失泯灭于时间的尘埃之中。作者又把它们唤醒,复活,赋予新的生命。让它们在尘埃中闪烁。伦敦富丽堂皇、庄重典雅的西敏宫,一场骚乱和祸事一触即发,犹如一幕紧张的歌剧;而肮脏隐秘的下水道则成为包藏罪恶、凶手潜行和暗谋之地。在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帕宫,三位主角窃取皇冠,通过宫殿下的一个古老隧道逃离。作者自述“这是基于一个传说而想象的,实际的隧道至今尚未找到”。另外,城市不单单是背景,它甚至也成为角色之一,在谜案的构架和故事的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正如作者所说,古老历史的片段如遗训般地点缀其间,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除了逻辑推理的智性而外,三部小说还笼罩在一种幻想和谜样的非理性的气质中。它像一层面纱一样,又像一张错综的网。这大概也是侦探小说最吸引人的内在品质之一。作者敏锐地把握和捕捉到了。这体现在凶手设计谜案和侦探破案的手法上。《幻影》中的一切线索都指向维戴西恩商会,但不过是真正凶手制造的惑人幻影。他以假死成为“死者”之一,弊人耳目。仿佛人间消失,变作一道名副其实的幻影,难以猎获。但这一切未能逃过托瑞的眼睛。她在被人追杀中也诈死。潜藏行踪,隐于暗处。于是,幽灵神探对决幻影杀手。精彩纷呈。《画谜》,顾名思义,画中隐藏谜案的玄机,不过也潜伏着危机。轮船上发生一连串谋杀案,凶手却并不存在,“死者”也全都未死。这只不过是一帮人金蝉脱壳的诡计罢了。《魔碑》中,传说古老的石碑具有魔性,两个神秘的组织暗中激烈争夺。罪恶的灵魂在石碑上缠绕飘荡,撕扯。托瑞则化作双面间谍,将他们一网打尽。每部小说,设计的谜案和破案的方式都不尽相同,令人欲罢不能。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奇达科技网络有限公司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