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中:
  您现在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长着羊毛的狮子


· [置顶] 纪念’98抗洪胜利20周年座谈会暨 《九八?九江》首发式在杭州举行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3种图书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增补项目
· [置顶] 【活动】2018深圳书博会活动——《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燃爆深圳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寻找生命的感动》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
· [置顶] 关注生活,让文学走得更远——“诗意的下午茶”之四:朱法元作品书友会
· [置顶] 鲁奖作家贺捷生将军新作落户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建军大业》入选2017年度“十大赣版好书”
· [置顶] 以“三味”品《金瓶梅》——诗意的“下午茶”之三:陈东有作品书友会
· [置顶] 【喜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巴黎地下铁》(中荷双语版)获“首届江西省版权输出奖”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中国近代小说大系》丛书再版工程启动
· [置顶] 聆听文化故事,树立民族自信——旅美作家张立珩昌九两地举办文学讲座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申报三种图书全部入选2018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实现大满贯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客家人》荣获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江西省优秀文艺作品奖
· [置顶]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教育图书中心总经理公开招聘
· [置顶] 爱与责任同行,真情温暖人心——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走进江西省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


长着羊毛的狮子
发布时间:2012/7/26 18:02:04 点击:4794 字体大小:【

书评人 李智勇(笔名马拉)
 
      通常会是这样,男作家写出来的女人更具魅力。分析一下原因,不外乎于此,男作家深知男性读者心里的那点期待和渴望,故写出来的女人与男性读者交融起来非常容易。而在女性读者看来,男作家写出来的女人通常不是她们熟悉的女人,这种陌生感造成的好奇心诱使她们相信有些女人是她们无法理解的,或者干脆成为新女性的象征,指引更多的女性过上她们认为遥远的生活。具体来讲,对异性的好奇心,让我们创造出想象中的异性,而创造出来的异性会真实而具体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艺术之所以成立,根本原因在于满足人类对想象的期待。
      新锐作家戈舟显然是个满足读者想象的高手,其最近作品《战事》就是这样一件艺术品。长篇小说《战事》近期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重点打造、出版,是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绘帝国” 原创长篇小说系列之一。在《战事》中,作者写了一个姑娘,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丛好”。翻开扉页,你会看到策兰的一行诗“你总是在挑选着钥匙”。是的,关键词你已经看到了——“挑选”“钥匙”。“挑选”即“选择”,一个人的一生要么“选择”,要么“被选择”,除此之外,别无它途。通常情况下,我们愿意“选择”,而不是“被选择”,主动的人生似乎有更多的乐趣,我们没有看到的是“选择”意味着更多的痛苦和挣扎,意味着放弃和重新开始,“被选择”则只需要携带着人生的泥沙顺流而下。如果说丛好从外表看,柔弱,细小,甚至她的乳房也只是微微凸起,像一个长不大的少女,她的身体停留在了青春期。实际上,她绵羊般的外表下,隐藏着狮子般的心。这个倔强的少女,让我一次次想起《饥饿的女儿》中的“我”,同样昏暗的童年,同样了无乐趣的贫民的生活,同样成长为一个作家。我这么说,并不表示《战事》复制了《饥饿的女儿》中的经验,实际上她们如此不同。
      让我们看看丛好的成长轨迹吧。十七岁,她爱上了张树,兰城著名的混混。二十岁,她把自己给了潘向宇,柳市著名的商人。从表层看,两人没有可比性。如果我们再看看穿插其中的“小丁”“何况”,秘密自然呈现。张树是暴力的,体力上强大。潘向宇富有,掌握着大量的社会资源,他无疑也是强大的。而小丁自始至终都是软弱的,无能的,他甚至不能把一个姑娘按在床上,至于何况,也不具备侵略性。从这些对比中,我们理解了丛好,这是一个渴望强大的姑娘,只有比她更强大的男人才会对她产生诱惑,她自身的柔软,不过是一个女性符号罢了。有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不能放过的,当潘向宇遇到周市长,表现出的卑微让丛好失落。这些具有象征意味的细节,预示着在丛好的心中,雄健强大的男性已经消失,他们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猥琐,卑下和无尽的孤独,落寞。那个说“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的男人永远不会走到她的面前,她的小说也只能活在她的梦境中。
      和书封上印着的宣传语“使得两性之间的情感,呈现出‘战事’一般的残酷”的理解不同,我觉得这个小说处处充满着温情。比如丛好与父亲的和解,比如潘向宇问张树“丛好和你在兰城时,是处女吗?”张树回答“当然是,而且离开兰城时都是。”还有张树放在宾馆房间门口的那枚金戒指,甚至潘向宇对秘书长的反抗,最后的寻找,也充满脉脉温情。作为一个读者,我感到不满的是丛好没有发现那枚戒指。从小说技术上讲,这当然没问题,会让读者更为刺痛,从而刻骨铭心。我想,丛好应该拿起这枚戒指,因为其中蕴含的爱和甜蜜。
      “战事”和“钥匙”无疑都是隐喻,在日常生活这场望不到头的战争中,胜利不可企及,属于我们的钥匙会打开一扇不可预知的门。丛好这个具有狮子般内心的姑娘,长着温顺的羊毛,你抚摸她,必须带着泪水和爱,这是最后的奇迹,会让我们的内心更加坚定。除开小说,我还想多说一句的是,如果可能,尽量在黄昏时读这本书,快要落山的夕阳,散淡的光线,更适合这些略带伤感的文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奇达科技网络有限公司设计维护